第1945章 长生

    其实不要回来更好,外面同现在的京城相比,显然的要安全的很多,只要她知道,他平安无事就好。

    烙衡虑每几隔几日,就会让白雕送信回来,是他亲手所写,是他的笔迹,更有他身上的气息,所以沈清辞知道,那就是烙衡虑的,不过他到底人在何处,她真的不知道。

    因为烙衡虑从未说明他的行踪。

    她虽不知道他人在哪里,却知他的安好。

    而她此时并不知。

    在一间幽静的宅院之内,烙衡虑正坐在桌前,也是拿着筷子正在喂着一只白雕,就像当初,他喂着折风一般。

    他端坐于那里,眉眼皆敛,与之从前,并无半分的变化,端其相貌,大概也便是二十余岁左右,不,可能还要年轻一些,毕竟他当年服用东陵秘药之时,也是如此大的年纪。

    所以这几年来,一直也都是保持着如此年轻,只是未同净空法师那般,倒着长。

    也未像沈清辞那样,一直都是十五六的模样儿。

    “公子,他来了。”

    长青不知何时出现了,也是对烙衡滤说道。

    “让他进来吧。”

    烙衡滤放下了筷子,也是拍了拍白雕的翅膀。

    “你好好的休息一些时候。”可能很快的,也就需要它忙了。

    白雕清啸了一声,就已是扇开了翅膀,飞到了一边树上站好,也是在那里休息了起来。

    而后不久,门外也是走进了来了,一名身着黑色的斗篷之人,而观其身形,年岁就不过三十,步履到也干净,利落,比之习武之人,却要稍重一些。

    所以,此人应该也是不会武才对。

    这名男子走到烙衡虑面前,而后也是噗嗤的笑出了一声。

    “你说,你这是吃了什么神仙药了,这么多年,还是一直未变?”

    “不过也对。”

    男子再是轻笑出声,“你还是如此的好,不然,你若是变老一些,跟着你家的王妃站在一起,人家非要以为你是人家的祖父了。”

    “你也不是如此?”

    烙衡滤淡淡撇过了他一眼,“我府中的那些药,你也是没少吃吧,当然这玉容膏也是没有少用,你现在可比你那位皇弟,要显小多了。”

    “那是自然。”

    男子伸出手,也是将自己的帽子向后一摘,露出了一张俊俏年轻的脸,面色比之常人有些白皙,不过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的清亮有神。

    而见其面色,便知,此人的身体定然也是不差的。

    当我事实上面,也是不差。

    而若是有心之人在的话,定然也是可以认的出来,这位是何人?

    百楚皇子,渌王。

    而百楚的皇帝为他取名,长生。

    看来这个名子也是真的没有白取,想当年的他,病病弱弱的,以至于,都是让人以为,他活不过成年,而现在,他非是活了下来,身体也是越来越好,可能也是因着年少之时,将所有的病都是生完了,所以现在的他,到是极少生病,哪怕是普通的伤寒,也都是不易得。

    或许长生这个名子,真的就是取对了,他可能日后真的会的长生,也是说不定。

    “东西送来了?”

    烙衡虑问着渌王,他在此等了不少时日,不是为了等他,调侃他的脸长的如何,也不是等他乱开一通玩笑,而是在等着那一个消息。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