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章 宿命

    虽然姚和暖这明显就是开玩笑的语气,赵许却还是不理她了。

    指不定姚和暖一个高兴一个不高兴的就真的把骆缔喊回来了了也说不定。反正他也只是随口一问,并不想知道。

    而且少跟骆缔接触,对彼此也都好。

    赵许眯着眼坐着,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一双冷傲的眼睛。

    或者是这双眼中的寒意,亦或是赵许心底生气的奇怪的感觉,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这多好理解,整个执行部虽然不是只有我一个女的,但是离赵许最近的女的就是……我啊。”姚和暖说着,不经意间朝赵许看了过去,却皱眉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

    姚和暖来的时候,赵许跟苏淩水要说的话就已经差不多说完了,跟两人说了声就直接走了。

    姚和暖的视线一路跟着赵许,一直到他关门立刻,都还在看着门。

    突然一双手伸过来捂住了她的眼睛,耳边也传来低沉的声音:“不准看了。”

    若是平常,姚和暖自然是不介意顺着苏教授的话再调戏他一番,不过此时却只是把苏淩水的手拉下来握着,转过身问他:“赵许这几天碰到什么了吗?”

    “他怎么了?”好歹是认识了这么多年,苏淩水有些担心的问。

    见苏淩水想错了,姚和暖摆了摆手:“不是,之前不是跟你说赵许桃花运要来了吗?这段时间没怎么在意,现在来看,这朵桃花都要开了啊。”

    “他真没碰到什么吗?”姚和暖现在就是很好奇。

    她跟苏淩水都是直接排除了骆缔。赵许跟骆缔认识了这么多年了,如果真的是骆缔自然不会等到现在。

    “没有。”苏淩水想了一圈,一个一个否定了。

    “不会是成楚吧……”姚和暖伸手摸着下巴,“不对,他跟成楚早认识了。姚清?林霖?这可不妙啊……”

    苏淩水听着姚和暖这越说越奇怪的,无奈的笑了笑:“他有分寸。”

    见此姚和暖点点头。

    怎么说赵许一个快三十的人了,也用不着她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替他操心。

    不过等姚和暖跟苏淩水真的知道了那朵桃花后,却又在后悔现在没有出手。

    姚和暖这一天依旧是在苏淩水这边待着,到下午了一起去执行部接姚和晓回去吃饭。饭后自然也是留宿在苏淩水这边。不过这俩人却是真的盖着被子纯睡觉。

    这几天下来,姚和暖倒是每天跟着姚和晓去执行部,中午去找苏淩水吃饭,吃完饭后两人难免腻歪一会儿,姚和暖就主动回了执行部。

    她这往执行部跑的准时的样子,让老部长赵许甚是感动。

    上一次姚和暖这样,还是年初。

    不过这次不止是姚和暖,还有已经回来的姚清。

    但是姚清就算是来执行部了,也跟个吉祥物一样的坐角落里抱着小嗷呜看着。视线一直跟着姚和晓,时不时指导他两句。

    至于其他人,姚清的眼睛里压根看不到其他人。

    而这些天,姚和暖也在不知不觉间,把自己的东西填满了苏淩水的屋子。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姚和暖的气息。

    看起来更像是两个人的家了。

    姚和暖掐着时间,在柳河要离开帝都的前一天找赵许请假。当时赵许都笑了出声,姚大小姐出门终于知道要打报告了。

    至于她去找柳河都干了些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不过苏淩水却能从姚和醇告诉他的里面,猜出一二。

    从柳河那边离开后,姚和暖犹豫了下,就去了龙脉找师颂。而这几日出门勤快的师颂也难得在家。同样在家的还有胡桃。

    或许是回来之后跟师颂说过了,这次她倒是没有再装出那副聋哑的样子了。

    “你来我这里,是看胡桃的?”

    看着姚和暖从进门起就一直盯着胡桃看,师颂打趣的说。

    姚和暖却笑也不笑,敷衍的说:“如果不是你的人,我当然是多一眼也不会看。”不对劲就直接杀掉。

    跟姚和暖也认识这么多年了,有些话姚和暖不说完,他也是读得懂的。

    “多谢姚小姐手下留情。”师颂把已经热好加上糖的牛奶搅拌好,给姚和暖递了过去。

    姚和暖接过牛奶,喝着还不忘瞪着师颂:“都算计到我头上了还对你手下留情。”

    当初她查到“st—7”师颂的购买记录时,下意识的就想替师颂去掩盖。而这掩盖跟调查的过程中,这才意外发现了“钻石”在他们手里。

    现在想想也是,师颂是什么人啊,真想要做什么不被人发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怎么会轮得到姚和暖查到。

    不过师颂也是算准了姚和暖会替他掩盖,这才引她去的。

    但姚和暖还是越想越觉得自己越没长进,几年过去了还是跟当初一样,被师颂坑了一把也不知道。

    不过现在是知道了。

    见姚和暖这么说,师颂却只是笑着又端上了几份小甜品。

    姚和暖生没生气他还是看的出来的,现在这样也不过是在埋怨他又瞒着她。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钻石’?”姚和暖用力戳着面前的甜品,没好气的问。

    “姚清啊。”师颂开口道。

    姚和暖抬头看向他,师颂长发披肩温柔的笑着:“和暖啊,‘预知’不用多用,我现在还没有办法——”

    “我知道。”姚和暖开口打断了。

    在看到姚清的时候,师颂就知道他肯定要找回自己的“钻石”,而能帮他找回“钻石”的只有“预知”。所以姚清一定会找姚和暖。

    虽然不知道两人究竟用了什么交易给谈妥了,反正就是姚和暖要找“钻石”了。

    虽然姚和暖知道“钻石”却也无从查起。

    无从查起自然就会用到“预知”,而“预知”的代价却是……

    师颂不想让姚和暖使用异能,这才把自己购买药剂的记录显露出来。果不其然,姚和暖查到了“朝歌”,顺着“朝歌”找到了“钻石”。

    师颂这辈子最大的两个遗憾之一,就是不能帮姚和暖摆脱“预知”注定的宿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