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剧院小说>书库>言情女生>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第701章 子期哥哥,我在呢

第701章 子期哥哥,我在呢

    寻常的人家,便是日常也都会有药膳吃着,身体的毛病都会精心的调养,便是林氏,若不是中毒的缘故,都要比她的身体好!

    庄子期没来由的生了几分薄怒,可那怒气未等生成,便因程芝兰的一句话瞬间消弭。

    她说:“生无可恋,谁又管得?”

    庄子期的怒气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则是难过与不安:“可,可总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见庄子期张口呐呐,程芝兰复又垂眸自嘲,道:“你可知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不得生不得死,不得忘不得念,子期哥哥,你叫我照顾什么?”

    她说这话的时候,分明眼中没有泪水,可庄子期却觉得,那一双漂亮的眸子里面,承载的满是悲伤。

    没有与他重逢之前,程芝兰只是别人的长嫂、东家、师父,可遇到他之后,她才找回了自己的七情六欲,才意识到,自己首先是一个人。

    她虽然没有将话说的透彻,可庄子期却都懂了。

    那一声子期哥哥,叫到了他的心里,戳中他最柔软的内在。

    庄子期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接话,这些年,他何尝不是这么过来的?

    没有与她相认之前,庄子期也曾经做梦梦见过他们相逢的情形。

    可醒来后,都是大梦一场空。

    他无数次的幻想过,若是真的与程芝兰相认了会如何,可又无数次的驳斥自己,怎可如此的自私自利,害她一生。

    他心中所念,唯有程芝兰一人。

    但当她真的与他重逢,眼中殷切满是情意的时候,他却又退缩了。

    这个时候,庄子期宁愿程芝兰对自己没有那么多感情,这样,至少她可以过的更好一点。

    他也可以心安理得的再一次离开她的视线。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需的再伤她一次。

    见庄子期不说话,程芝兰便也缄默不语,她想说的话都说了,也知道自己这是在逼庄子期。

    她现在,只需要等一个结果。

    但很显然,庄子期的结果,让她失望了。

    良久,才见他沉静了下来,看向眼前人,轻声道:“阿苑。”

    这一声阿苑,让程芝兰的眼眶迅速的便红了起来。

    她咬了咬唇,努力的露出一个笑容来,应声:“子期哥哥,我在呢。”

    庄子期越发觉得,那些话有些说不出口了。

    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方才继续道:“未曾与你相认,此事的确是我考虑不周,但当年我有不得已的原因,便是重来一次,我也不后悔。”

    他那时候,自身难保,镇日里过的都是东躲高原地的日子,所以,便是再来一次,他依旧会选择不跟程芝兰相认,这样就不会连累她。

    见程芝兰的神情随着他的话而变了几分,庄子期复又道:“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且既然我们见面了,以后,我不会再避开你。”

    程芝兰才起了几分火气,可听到他这话之后,却又有些不可置信,看着他问道:“你这话,可当真?”

    “自然。”

    庄子期说到这儿,顿了顿,又道:“但有一点,我当你,是妹妹。”

    这话一出,程芝兰瞬间便咬了咬牙,冷笑道:“你说什么?”

    女人说话温温柔柔的,可那话中的威胁,却让庄子期有些叹息,他避开程芝兰的眼神,道:“从此以后,你便是我的妹妹。”

    他这话,让程芝兰几乎气笑了,她捏着手中的茶盏,咬牙道:“傅子期,你以为我找你这么多年是为了给自己认个兄长的?”

    那她可真的是太闲了!

    这话是真生气了,若是别的事情,大抵庄子期就要开始哄她了。

    然而现下,庄子期却只道:“阿苑,你该知道,今时不同往日了。我只能答应你这些,别的再无可能了。”

    他已然是这般落魄模样,何必再给程芝兰添一个累赘呢?

    更何况,她如今是什么身份,皇帝亲封的一品兴国夫人,又是怀远书院的院长,更是平原伯府的老夫人,若真跟自己在一起,那才成了一个笑话呢。69书包

    庄子期这话说的坚决,程芝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问道:“这是你的心里话么?”

    闻言,庄子期好一会儿都未曾说话,最终到底是点了头:“是。”

    “好。”

    程芝兰轻笑,神情倒是平静了许多:“我答应你。”

    她知道庄子期的脾气,这人啊,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

    找寻了这么多年,她才将人找到,若是这样就闹翻了,那必然更没有以后了。

    不过,如今人都找到了,她还担心是什么?

    她有的是时间!

    念及此,程芝兰复又道:“但有一样,你既拿我当妹妹,可会做到兄长的责任,疼我宠我?”

    这话,怎么听都带着圈套呢,可见到程芝兰期盼的目光,庄子期到底没忍心再反驳她,只点头道:“那是自然。”

    “那就好。”

    程芝兰弯唇一笑,道:“今日阳光甚好,妹妹想出去散心,你可要陪着?”

    这话一出,庄子期顿时神情一僵:“别闹,你的脚崴了,还没好呢。”

    “那不是正好,我崴脚,你跛脚,咱们谁都走不快。”

    程芝兰说到这儿,见庄子期还想再反驳,复又加了一句:“哥哥,你当真不要陪着我走走?”

    她的一声哥哥,叫的庄子期耳根都微烫,他到底是败下阵来,点头道:“好。”

    一个好字出口,程芝兰眉眼中的笑意顿时便多了几分。

    ……

    接下来的几日,顾九再去梅园的时候,便日日都可以听到师父跟程芝兰的新鲜事迹。

    借着身体不适跟崴脚的名义,程芝兰光明正大的在梅园住了下来,白日的时候,则是变着花样的去寻庄子期。

    且庄子期当初答应了她,再不会躲她,现下更是连借口都没了。

    程芝兰太聪明了,庄子期说要当妹妹,她就乖乖的做一个妹妹。

    可是不越了这条线,却又能勾人的法子可太多了,至少,庄子期现下已经十分无可奈何,且颇有些后悔了。

    这日一早,程芝兰果然又与庄子期去了济世堂。

    顾九去的时候,才与她打了个照面,见程芝兰的眉眼中带着势在必得的笑意,不由得有些好笑。

    等到他们走了之后,才悄然问林氏:“这是又怎么了?”

    闻言,林氏好笑的指了指庄子期的院子,道:“自然是你师父又败了呀。”

    她是眼睁睁瞧着早上那一幕的,见证了庄子期是如何的变得口舌笨拙,最终由着程芝兰去的。

    与顾九说起来的时候,林氏又忍不住感叹一声,道“这位明德夫人是个聪明的,庄先生不是她的对手。”

    林氏说到这儿,眼中的笑意又多了几分,轻声道:“不过,我瞧着这个架势,想必是好事将近了。”

    毕竟,庄子期心中一直都有程芝兰,以她现在的架势,想来过不了多久,便能传来好消息了。

    闻言,顾九的眼中也多了几分笑意,轻声道:“您都这么说了,看来是要有好事儿了。”

    其实顾九看的出来,庄子期虽然表面上瞧这有些烦躁,可是却是欢喜的。

    毕竟,那是他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若是当真一点都不动心,那才奇怪了呢。

    撩拨人,也要对方有这个意思,才能撩拨的动不是。

    顾九想到这儿,却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儿来,因笑着问道:“是了,母亲只顾着说旁人,您的好事儿定在何时了?”

    先前谢远城求亲成功之后,便将他早看好的几个成亲日子拿给了秦峥看。

    但那些日子,要么赶在了年前太早,要么便是有些不合适,再加上秦峥觉得,定亲与成亲时间太近,许多事情会仓促,所以现下还在犹豫。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