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剧院小说>书库>言情女生>梦幻古今之宝戒奇缘> 第九十九章 灵戒若隐若现

第九十九章 灵戒若隐若现

    梦幻古今之宝戒奇缘最新章节

    那宣旨的公公茫然的伸出双手,向前挥舞着,试探之中想是要抓住什么,速即,侧身冲上前去却被无形的禁锢阻拦,摔倒在地,可他这一举动,在旁人看来是那么的诡异,古怪。

    两傍的太监纷纷愣住了心神,呆若木鸡,恍惚之中的凝视,象是见了索魂的鬼魅一般。

    凤凰已然在暗中窃喜,咯咯咯的笑声亦是回荡在这长廊之中。

    听到此声,众人这下满是好奇,甚者亦是毛骨悚然,纷纷四处张望,寻落这声音却发觉这笑声在长廊之中是那么空灵缥缈,象是萦绕在耳畔,又象是在悠远的长空,始终寻不到这人。

    “从今日起,你们这些人谁要是再欺负苏喜,有你们好看的。”凤凰天外传音威胁道。

    却不想那宣旨的公公可不是吃素的,一听到苏喜的名字立马发怒了,宛若狂飙的狮子,“我道是谁在这儿装神弄鬼的,原来是苏喜。”

    不想这一声怒吼并未将苏喜招出来。

    “苏喜?”那宣旨的公公试探着,他也不敢笃定,方才那一声分明是女子的回音,四周的空气顿时凝结一般,久久无人回应他,围观的众人亦满心狐疑,噤若寒蝉,这人同苏喜是什么关系?苏喜,他究竟在搞什么鬼?

    “苏喜,你给我滚出来,竟敢在这儿故弄玄虚,也不看看这深宫是什么地方?岂容你在宫中撒野?实在太放肆了。快些出来,否则,等我告知圣上,治你个扰乱宫廷之罪。”那宣旨的公公,暗中却摆手命令那些太监寻人。

    却不想凤凰将他们这举动看的清清楚楚,“好啊,本凤凰就让你们看看我是谁。”

    众人听到此话,屏气呼吸,好奇的东观西望,慢慢的将视线停在不远处长廊里,只见那凤凰渐渐的现出人影,众人眼眸深处蔓延着惊悚,速即,凤凰现出原身,在原地闪现。众人想要逃跑,却发觉根本无法挪动脚步。

    蓦地,一声空灵飘渺之音,在耳畔萦绕,“本凤凰警告你们,不要再招惹苏喜和严婵儿,否则,有你们好受的。不要心存侥幸,今天的事情最好烂在肚子里,哪怕你们告知当今皇帝都不管用,你们对苏喜好好的也就罢了,倘若你们谁再胆敢欺负苏喜,就让你们付出代价,通通祭祀。”

    言毕,凤凰亦是原地盘旋,伸展双翅向空中飞去,只留下一道光痕迹划过天际。

    青空之下,长廊之中,在寒风吹拂之际,众人亦是毛骨悚然,打了个寒颤。

    这凤凰岂是当今皇帝能招惹的,莫说他们这些宛若蝼蚁一般的小人物了,众人心里都对苏喜害怕了起来,莫要说在欺辱于他。

    此时,那宣旨的公公已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破了胆,甚是如临深渊,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

    “监栏院,你们都听到了,今日之事不得对再任何人提起,至于苏喜你们也该知晓怎么去对待吧?”那宣旨的公公面容憔悴的道出了这么一句。

    两个太监见此眼疾手快上前搀扶住。

    两傍的太监们瞄了一眼那宣旨的公公,一口同辞道:“是。”

    就这样,在诚惶诚恐之中,众人前行往监栏院走去。

    “好了,凤凰此次前往皇城也算是误打误撞救了苏喜,否则,还不知这伙人要怎么难为苏喜。”高昀城笃定的说道。

    “只是莫再有下次了。”高昀城深沉的说道。

    “这可说不准吧?以着凤凰的天性,只要是苏喜的事,我看这凤凰上天入地也要办的。”龙炎亦是调侃的说道。

    “以她的性子,你要凤凰不管救命恩人的事,只怕是难。”麒麟断定的说道。

    “我这也没说不帮,只是,只是...”高昀城欲言又止的说道,他盯着手上的戒指,不敢言语,自来到这乾夏国诡异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了,他不敢想,这究竟代表着什么?

    “他们说的对,我凤凰向来是有恩必报的,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苏喜不顾危难,从重重烈火之中将我们救出,那凤凰固然要报恩的,凤凰知晓,那日里他只不过是听从你的命令才前往养心殿,可那又如何?他救了我们。”

    “你们别忘了,那可是火场啊。当时,我们四个被禁锢,施以灵力是能冲破封印,可若是这样,我们四个就丧失灵力,且还要再修炼几千年,而那枚灵戒也会因冲破禁锢而荡然无存。如此后果,你们是知晓的,我们为苏喜作这些事,不过保他在宫中顺风顺水,这是轻而易举能办到的,你们又何必斤斤计较?”凤凰亦是辩驳的说道。

    闻言,龙炎,亦是掩面叹息。“我不是不帮啊,只是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倘若,苏喜有难,那我神龙亦是要首当其冲的,可如今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惭愧了。”

    麒麟和常寿亦是在心底深处愧疚,上古灵兽,憨厚乃是神兽之德,却不想于人抱恩这些作的不如向来高傲的神之凤凰。

    “亦好,你们知错能改也不算为时已晚。”凤凰狡黠一笑。

    “你们再说些什么?为何我都听不懂?”萧婉柔如是说道。

    “你不用懂,只要你清楚,我们会将你大哥萧沐阳他们救出来就够了。”高昀城亦是说道。

    “是,婉柔明白了,适才你们在清云楼说是我大哥的朋友,那你们是怎么认识他的?”萧婉柔亦是好奇的视线投向他们,方才这些人的言语,她委实琢磨不透,看起来很神秘,言行之间却知恩图报,还帮着救大哥,那么他们应该不是坏人吧?萧婉柔亦是满心猜忌着。

    “就是在清云楼里认识的,这你就甭管了,如今,救你大哥他们要紧。”高昀城探查着四周,望向那岗哨林,漫不经心的说道。

    听到要救大哥他们,萧婉柔亦是释然顿悟,对啊,如今,救大哥才是最重要的,她能知晓的是,甭管他们这几个人多神秘,只要他们能救大哥他们逃出这土匪窝就好。

    “可我们要怎么救啊?只有我们六个人啊。方才我观察了一下,就岗哨前的就有二十多人,那土匪带领十来个人上山去了,那土匪绑来一些人总得有人望风吧,那谁又知晓山寨中有多少人呢?”萧婉柔亦是满目苍凉,似是在茫茫海上,望不到一丝曙光。

    听这些人救援的计划说的是慷慨激昂,可是,在萧婉柔看来,实施起来,是难上加难,六个人要怎么与一群人对峙呢?这不是以卵击石吗?

    凤凰天外传音道:“这还不简单,只要施以灵气将昀城哥哥隐身,再以将关押的众人掩藏于灵戒之中,不就稳妥了吗?”

    凤凰没言语,却绽露笑颜。

    “没错,主人事到如今这是最稳妥,且不惊动那帮土匪的法子了。”龙炎说道。

    “是啊,这样不到片刻,定能将他们救出,且不费吹灰之力,还能让土匪防不胜防。”麒麟亦是说道。

    “是啊,这样做保证万无一失。”常寿亦是说道。

    萧婉柔见凤凰,龙炎,麒麟,常寿四人默不作声,却逐渐绽开了笑颜,视线在看向高昀城却发现他眉头紧锁,满面愁容,似是若有所思。

    高昀城避开萧婉柔的视线,将四人天外传音到不远处的林子旁。

    “这就是我方才想要说的,你们看。”高昀城伸出纤细而修长的右手,那灵戒在右手食指中有微光一闪一闪,随着微光忽明忽暗,那灵戒也甚是若隐若现。

    “你们是上古灵兽,可知晓这戒指为何会如此?”高昀城满心好奇的问道,将视线集中到灵戒之上,似是要把它看个通透。

    “这戒指在登基那天也是如此发光,只是不象这般透明,就像,就像要消失一般。这在严家酒馆之际,就出现这般境况了,我呢,也是不敢问你们,是因我觉得这灵戒是你们的栖身之地,如今,这戒指成了这样,心中颇有些不安。你们可知晓这戒指为何这般的缘故?”高昀城亦是解释的说道。

    凤凰,龙炎,麒麟,常寿亦是大惊失色,那诧异之色却在瞬息之间从容颜之中掠过。

    “怪不得,今日在严家酒馆感应不出严家的境况,原来是如此缘故。”凤凰释然的说道。

    凤凰,龙炎,麒麟,常寿彼此之间亦是默契的一个眼神对视。

    “如今看来不能以这灵戒来救人了。”龙炎亦是感慨道。

    听到这话,高昀城亦是大惊失色,误以为灵戒的闪失对他们有所影响。

    “主人,这灵戒现在这情况是不能救人了,可还有我们在,我们吃了上古古木的千年灵果,这灵戒也不再是我们栖息之地,自然不受此影响,主人莫要替我们担忧。”麒麟亦是解释的说道。

    “对,我们因这灵戒感应是有所差异,可还有灵力在,不碍事,至于救人吗,是不想惊动土匪,以免在京城引起轰动。可要想救人那是轻而易举的,这你不用担心。”常寿亦是说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高昀城如释负重的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