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剧院小说>书库>都市青春>道观养成系统> 第1098章 灵修并非唯一【第二更】

第1098章 灵修并非唯一【第二更】

    道观养成系统最新章节

    临时营地,所有都是临时的。

    包括陈阳现在所在的食堂。

    食堂很大,现在只有陈阳和闻开平。

    见到闻开平,陈阳立刻发现他与上次见面时,有巨大区别。

    身上的气质,变了。

    如果曾经的闻开平,是一把出鞘利剑。

    那现在的闻开平,就是一口不见底的深井。

    神秘,深不可测。

    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闻统领突破了?”

    陈阳想到了这个可能,不确定的问道。

    “不算。”

    闻统领摇头:“还差一点。”

    冰肌玉骨,哪里是那么好突破的。

    原本他的计划,是三天内突破。

    这个时间,本来就足够紧张了。

    更不要说,他错估了冰肌玉骨所需要的资源,究竟是多么的庞大。

    闻东来提供给他的修行资源,已是一个异常恐怖的数字。

    可就算如此恐怖的数字,依旧无法作为让他突破的支撑。

    没能突破。

    一是时间太短,其次就是资源不够。

    远远不够。

    再者便是,他老了。

    年纪太大,没到一定的契机,仅仅凭借庞大资源,就试图去铸造玉骨。

    这是非常冲动,不成熟的想法。

    虽然没突破,让他感到遗憾。

    但此刻的他,也比之前要强大太多。

    这一点,陈阳都能感觉到,他自身更加清晰的感觉到。

    “你们道门,找来了七十个灵修。”

    闻统领说道。

    陈阳惊讶:“这么多?不是说……”

    闻统领道:“军部的强制性要求,三教一派,必须完成。”

    “针对整体面对的危险,任何人都负有绝对的义务和责任,去解决这份危险。”

    “太白山关一旦崩溃,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可惜,有一些人,即使到现在也不能理解这一点。看来,以后我有必要向上面提议,对三教一派进行深入的,思想建设上的改变。”

    “他们一共带来了三百个灵修,但其中真正的灵修,或许有十个,也或许一个都没有。”

    “如果木华镇压天神山,那我不在乎这一次的三百人里,到底有,还是没有。”

    “如果他镇压天神山,依旧不能取得太好效果,而他们带来的三百人里,又没有一个灵修……”

    闻统领说到这里,停顿了几秒:“那太白山关的镇压行动,我将直接以他们的性命来填。”

    “死再多的人,也与军部无关,这是他们不愿意行驶身为公民使命,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陈阳能体会出,这句话中所蕴含的压力与残酷。

    闻统领与那些大宗师,大师之间最大的区别。

    就是他从来都是站在大局上考虑一切。

    于他而言,没有小我,只有大我。

    不解决山关的动荡,他们就是有一百个灵修,也无济于事。

    “这几天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了,木华已经确定为是天神山土地庙的灵修。”

    “你呢?”

    他看着陈阳:“有什么感觉吗?”

    陈阳摇头:“没有。”

    闻统领没有意外,没有失望。

    “但是你的付出,没人可以质疑。没有你,木华可能已经死了。我们连这真正的灵修,都将失去。”

    “这一次,还需要麻烦你,保护木华。”

    终于提到这里了。

    陈阳问:“只有我一个人?”

    闻统领道:“木华的要求,是只有你一个人。”

    “但我肯定不会同意。”

    “这太危险了。”

    陈阳问:“闻统领有什么想法?”

    闻统领道:“我亲自带队,道门,佛门,孔庙,武协,各自出一人。”

    “如果你有想法,可以提。”

    陈阳问:“他会同意吗?”

    闻统领道:“他同不同意不重要。”

    “很重要!”陈阳道:“他才是灵修,他不同意,进去太多人,只会激起他的逆反心理。”

    闻统领道:“这一点你不必担心,该考虑的我都考虑了。他要你一个人保护他,那就你们俩,我们不干预。但他不能阻止我们暗中保护,何况,他也不可能发现。”

    陈阳问:“灵修很强大吗?”

    “你指的是什么?”

    “觉醒记忆,获得传承之后的灵修。”

    “很强。”闻统领道:“结丹。”

    “结丹…”

    陈阳一时间沉默了。

    果然与他当初的猜想差不多吗。

    也只有拥有这样能力的灵物,才能够真正的做到镇压一方吧。

    “一个人。”陈阳道:“我只带一个人进去。”

    “谁?”

    “思源。”

    “谁?”

    “太和宫的弟子,已经还俗了,他有心魔,我帮他除心魔。”

    “嗯?”闻统领显然怀疑他这话的真实性。

    但没有说什么。

    回头调查一下就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这种时刻,他不能容许任何意外发生。

    一切可能产生变化的因素,他都要杜绝。

    “我还有一个要求。”

    “你说。”

    “我想知道,现存的,还活着的灵修,有吗?”

    “有。”

    “在哪里?”

    “你想见?”

    “嗯。”

    “不行。”

    “为什么?”

    “他们的身份和位置,都是保密的,是最高一档的保密。换一个要求吧。”

    陈阳道:“谁和灵修接触的最多?我想见见他。”

    “直接问我吧,这一类事情,我接触的不少。”

    陈阳摇头:“我要问的,你不一定知道。”

    闻统领挺好奇,他到底要问什么。

    想了想,说道:“楚道长知道的也不少,你两位师叔,知道的都不少。”

    陈阳问:“什么时候进去?”

    “你想什么时候?”

    “给我几天时间。”

    “几天?”

    “三天。”

    “好。”

    “下午的会议,我需要参加吗?”

    “等你这边解决吧。”

    “多谢。”

    闻统领看得出来,陈阳要了解的,应该是和太白山关有关系。

    但他猜不到。

    可能性其实不多,但他的确就是猜不到。

    简单扒了几口饭,陈阳就离开了。

    他刚刚出门,看见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静通真人?”

    “陈真人。”

    白发白须的静通中人,身上穿的还是那件朴素却干净的道服。

    只有他一个人。

    陈阳急忙走上去:“你怎么在这里?”

    静通道:“我听洪统领说你还要进去,就过来了。”

    “什么时候进去?”

    陈阳道:“暂时没定。”

    “哦,那挺好,可以休息休息。”

    “你也进去?”

    “嗯,陪你一起。”

    “不用。”

    “用的。”静通道:“一把老骨头了,也别嫌弃,能做多少事情算多少,但总不能一直闲着,这不是个事。”

    陈阳嗯了一声,也不说什么了。

    “静通真人,你对灵修了解吗?”

    “了解一些,怎么了?”

    “我们去那边说。”

    陈阳与他走到远处,无人的地方。

    “如果不是灵修,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知道灵物死亡的地点,可以代替灵修的身份,获得传承吗?”

    陈阳问出了这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

    他之前就问过楚清歌。

    后者给她的回答是可以。

    但是更深入具体的,楚清歌没说。

    那时候陈阳也就是随口一问。

    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得多了解了解了。

    静通真人疑惑的看他一眼,没有问他为什么问出这种问题。

    仔细思索后,说道:“理论上,是可以的。”

    陈阳问:“这种事情,发生过吗?”

    静通真人沉默了。

    陈阳小心翼翼的问:“不方便说吗?”

    “如果是以前,你问的话,我肯定不会说的。”

    “现在,也无所谓的。”

    静通真人道:“的确发生过。”

    “就在秦岭。”

    “具体是哪里我就不和你说了,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评论他们没有意义,也有失公道。”

    “当时那里没有灵修,也没人肯站出来,他们都努力了,但还是死了很多人。”

    “那座山关,灵物没有全部死,还有一位。”

    “但是也快了,按照当时的局面,撑不了太久。”

    “在没有灵修出现,最后一位灵物又阳寿将尽的情况下……”

    陈阳问:“那位找到了其他灵物死去的地方?”

    “没有。”静通真人摇头:“他杀了最后一位灵物。”

    “啊?”

    陈阳怔了一下。

    杀了?

    这是什么神奇的操作?

    有毛病吧。

    “杀了之后,他继承了灵物所有的传承,成为了新的灵物。”

    “为什么这么做?那座山关,不止一个灵物,他为什么……”

    “为什么不去找别的灵物是吗?”

    静通道:“一来是时间上不够他去寻找。”

    “即使是现在,在这里,军部也不敢说知道太白山关十七位灵物的具体仙逝地点。”

    “镇压的地方,和仙逝的地方,不是一个地方。”

    “有的灵物,在知道自己快死的时候,会寻一个隐秘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这样就可以保证自己传承的相对安全。”

    “其次,也是安全。”

    “他杀死灵物,是在他杀死之后,大家才知道的。虽然他事后没有辩解什么,但是他既然能顺利的接受传承,这也能看出,那位灵物是认同他这么做的。”

    “只有这样,才能守住山关。这都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万不得已的做法。”

    陈阳问:“必须要灵物同意,才能获得传承?”

    静通摇头:“不清楚,我知道的只有这一例,不能作为参考。”

    陈阳问:“那没有接受传承的灵修,与灵物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我的意思是……”

    静通道:“记住一点,灵修要成为灵物,有两点是必然要走的过程。”

    “一,记忆觉醒。”

    “二,接受传承。”

    “前者与后者,是必然关系。”

    陈阳问:“不是灵修呢?当初那位也接受了灵物的记忆吗?”

    “没有。”静通摇头。

    顿了几秒,说道:“他的行为,属于强行掠夺,你可以称之为……夺舍。”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