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剧院小说>书库>都市青春>道观养成系统> 第1010章 父亡子化龙,大师姐下海!【五千字】

第1010章 父亡子化龙,大师姐下海!【五千字】

    道观养成系统最新章节

    “哦?他就是陈玄阳?”

    这五十多人中,有几人,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

    比如,这位来自温州屿村的仙门夏姓老者。

    刚刚听见这个名字时,他就露出一丝思索之色,但显然没有及时想到。

    现在想到了。

    孙女对他说起过。

    一个差点杀了自家孙女的猖狂小道士。

    他的孙女,陈阳可能已经记不清了。

    白青山与他在陵江汇合时,那几个前往陵江,试图去寻找当年建桥时,所用来镇压陵江法器的那几个年轻人。

    其中那名为夏馥的女子,便是他的孙女。

    老者夏有同,暗自打量,从他手段可见,这是一个很不简单的年轻人。

    原本,他打算处理完今天事情后,回去好好查一查陈玄阳的身份。

    是通过道门,让他登门道歉,还是直接上门教训一番,他还没有决定。

    没想到在这里就碰见了。

    陈阳握着拂尘,丝毫没有察觉,身后的龙鲤,身上正出现细微变化。

    他身上泛着金色光泽的鳞片,此刻正在一片片的脱落着。

    无法言喻的疼痛,龙鲤硬生生咬牙承了下来。

    他虽然无法动作,但却能够清晰感觉到,自己的灾劫,来了!

    “陈真人,我们忠义庙,也很需要这条龙鲤,既然陈真人不肯与我分享,那么,抱歉了。”

    林庆台对他稽首,表示歉意。

    根本看不出即将要动手,更像是和平商量,即使没有结果,也没有乱了和气。

    “你们几个。”陈阳无视他,目光看向左侧三位五十多岁的老者。

    陈阳指着白青山:“你们,刚刚是要伤害他?”

    三人蹙眉。

    他们的确是想浑水摸鱼,趁着别人都争抢龙鲤,退而求其次,抓住白青山。

    再怎么说,也是走蛟的青蛟,虽然差了点,但好的是没人与他们争抢。

    “我答应,要为他护法,你们胆子不小,连他也敢动。”

    陈阳点了点头,抬腕轻轻一抖,拂尘对着三人便是一抽。

    一道道纯粹的真气凝聚的气劲,从拂尘抽打而出。

    “砰砰!”

    几声巨响,空气爆炸般。

    三人脸色陡然一变。

    紧接着拔刀就斩。

    “嘭!”的一声,三人快速后退,体内气血翻涌,直接就喷出一大口鲜血。

    “你……”

    “待着别动,再动,宰了你们。”

    陈阳说道。

    霸道的气势,让三人又惊又怒。

    其余人很惊讶。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境界?

    他们不禁犹豫了。

    “唰!”

    林庆台突然出手,剑出人动,掠向陈阳。

    其他人见状,立时放下犹豫,直接朝着陈阳冲去。

    陈阳脚下轻轻一跺,一股盛气凌人,叫人产生不了半点反抗的气势骤然荡漾开。

    众人呼吸一凛,手里动作慢了几分。

    陈阳拂尘沿着身周轻轻一扫,强大的气劲将他们全部的震退数十米。

    没等他们身形彻底稳住,十多米外,一道巨大身影冲出了水面,用庞大身躯,直挺挺的就撞向陈阳。

    看清这身影,陈阳惊讶。

    又是一条龙鲤?

    而且,好大!

    他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出。

    “啪”的一声,龙鲤从半空直坠海中。

    可下一秒,龙鲤突然从他脚下暴起,身上像燃烧一层火焰,再次撞击陈阳。

    “啪!”

    陈阳依旧轻松将他拍入海中。

    这龙鲤,犯什么病?

    “哗啦啦!”

    前后不过两秒钟。

    龙鲤又一次的出现。

    只不过,这一次他却是出现在陈阳身后。

    巨大的身躯,撞在被骨剑定住身形的龙鲤身上,将后者撞出数百米。

    身上那把骨剑,也被顶飞而出。

    “父亲!”

    龙鲤感到自己突然就恢复了自由,看见突然出现的父亲,狂喜中有着悲哀。

    自己的父亲,肯定不会是这人类的对手。

    连自己都挡不住,父亲更不可能。

    “走!”

    老龙鲤大吼一声。

    龙鲤视线中,自己父亲的身躯,突然被一把长剑洞穿了。

    几个年长的修士,持剑将老龙鲤包围。

    那剑,正是其中一人手中所握。

    “陈真人,你要那条龙鲤,这条龙鲤,归我,没意见吧?”

    出手的正是任寻道。

    他知道,那条龙鲤,没人能从陈阳手里夺走。

    这条突然出现的龙鲤,虽然差了很多,但总好过白跑一趟。

    陈阳皱眉,还没来得及说话,任寻道剑下的龙鲤,身躯奋力挣扎,任寻道感到虎口一震,手中的剑被龙鲤直接带走。

    “畜生!”

    任寻道大怒。

    他们四名武道宗师合力之下,竟然还叫这龙鲤跑掉。

    简直当众打他的脸。

    “父亲!”龙鲤看着跌落在自己面前的父亲,悲怒交加。

    “吃了我!”老龙鲤低声道。

    龙鲤一愣:“父亲……”

    “快点!吃了我!”老龙鲤道:“吃了我,你渡劫后也可安然无恙,他们拦不住你!不要回族群,不要连累族人,走的越远越好!”

    “父亲……”

    “快点!”

    老龙鲤怒吼。

    龙鲤感到很无力。

    他看着追杀来的任寻道几人。

    这些人族修士,看待他们,如同看待一头待宰杀的猎物。

    就好像,他们全然不会反抗,想怎么杀,就怎么杀。

    龙鲤闭上了眼睛。

    很快,睁开眼睛。

    眼前的老龙鲤,已经自绝身亡。

    “轰!”

    天穹,雷声炸响。

    众人纷纷停下动作。

    任寻道等人也抬头看去。

    旋即,大喜。

    “他要渡劫!”

    陈阳眼神幽冷,反手握剑就是一掷,骨剑射向龙鲤。

    龙鲤突然向下一沉,骨剑洞穿他父亲的身躯。

    陈阳微微蹙眉,竟然躲开了?

    突然,龙鲤的尸体猛地沉入了海水中。

    下方的龙鲤,双眼睁得很大,他大口大口的吞噬着父亲的尸体。

    每吞一口,心就冷几分,就愤怒几分。

    他要让自己记住这一天,记住父亲为何而死,记住那些逼死父亲,也差点逼死自己的人族修士!

    他接近二十米的身躯,吞吃一条不到十米的龙鲤,非常的快。

    他不断的吃,身体里的鲜血沸腾了,要冲破血肉。

    鳞片已经七零八落,浑身不成模样。

    比白青山渡劫时,好不到哪里。

    “死!”陈阳踩着石碑追去,就要将他当场击杀。

    却立刻有十多人拦住他的去路。

    “滚开!”

    “陈真人!”周长远道:“那畜生正在渡劫,不如等他化龙,再将其斩杀?”

    陈阳依旧声冷道:“滚开!”

    等他化龙?

    若等他彻底化龙,再想杀他,不知道要浪费多少信仰。

    他当然希望得到一条龙,而不是未化龙的龙鲤。

    但他也得考虑更现实的问题。

    白青山刚刚走蛟,他需要带着白青山离去。

    他还要将这龙鲤也带回去。

    这些人沿途一定会给自己制造麻烦。

    还有隐藏在暗中,到现在都没有出手的一群大妖。

    回去的路上,一定麻烦重重。

    没有回到陵山之前,他不敢将信仰彻底耗光。

    而且,谁敢肯定龙鲤能否成功渡劫?

    万一失败,还不如不渡劫。

    反正一条龙鲤,已经足够他用,没必要等他化龙。

    “上天有好生之德,陈真人,你杀戮太重了。”瑞莲大师摇头。

    陈阳骂道:“装尼玛的道貌岸然?准你们杀,不准我杀?”

    瑞莲大师脸色一沉:“这就是你华国道门弟子的素质?”

    “素质你麻痹,滚!”

    陈阳一拂尘砸向他。

    瑞莲大师双掌一拍,两道金色掌印去挡。

    “嘭!”

    佛掌瞬间被击溃,瑞莲大师口喷鲜血被砸进海水里。

    周长远等人心里暗惊,手上不敢犹豫。

    不管是不是对手,现在都不能退。

    更多的人加入进来。

    陈阳就像入了羊群的老虎,没有人能接他一招。

    海下。

    龙鲤已经将尸体最后一点也吞吃。

    他偏头一瞥,恰好看见一个老和尚坠入海水中。

    他摇动身形,快速来到了和尚身前,张口就咬。

    瑞莲大师大惊,拽下脖子上的佛珠便砸。

    佛珠迎上就爆发璀璨佛光,龙鲤忍住这痛,一口咬住他的右臂,生生的咬断了。

    瑞莲大师吃痛,眼看龙鲤又要咬他脑袋,心中悲呼“我命休矣!”

    却在这时。

    “轰!”

    一道天雷,从天而降,贯穿了海水,劈在龙鲤的身上。

    龙鲤发出嘶吼,瑞莲大师趁机快速向着水面浮去。

    “哗啦啦!”

    他跃出水面,众人已经停手。

    或者说,是陈阳没有继续出手。

    陈阳脸色漆黑。

    如果不是这些老东西,在这道天雷落下之前,他就能将龙鲤斩杀!

    而现在,他却需要承受龙鲤化龙失败的风险。

    一旦失败,一具化龙失败的尸体,要之何用?

    “瑞莲大师,你怎么了?”周长远等人过来,看着他血粼粼的手臂和一身鲜血的僧袍,大惊失色。

    瑞莲望向陈阳,阴怒交加:“陈真人,今日因你,贫僧被那畜生咬断一臂,失一件法器……”

    “你想说什么?”陈阳打断他:“要我赔你?还是要找我麻烦?你是不是觉得一条手臂太轻了?要不然命也留下,好不好?”

    瑞莲语气一滞,不再说话了。

    陈阳不会杀他的,这里人太多。

    除非把所有人都留在这里,否则一旦杀了人,回去后,又是一堆麻烦。

    但他想把断臂赖在自己身上,想得太美。

    “这就是他的秘法吧?”吴中仙揉着胸膛,那里被陈阳拍了一巴掌,骨头都断了几根。

    许云阳披头散发,大口喘气,模样很狼狈。

    “这秘法就没有限制吗?不是说需要信仰吗?他哪里来这么多的信仰?”

    吴中仙摇头:“不知道。”

    旋即看向天雷落下的地方:“能化龙吗?”

    然后又看向天上。

    雷云窜动的很疯狂。

    好像,不止一道天雷。

    “哗啦啦!”

    龙鲤突然的冲了出来,鳞片已经全部脱落。

    雷弧裹缠,血肉不断爆炸,鲜血像雨水洒下。

    他冲到十多米的高空,然后重重的砸下来,再一次失去踪迹。

    大家纷纷退开,留出千米的空旷海域,供他渡劫。

    否则一旦被灾劫波及,至少重伤。

    陈阳扫去,那条老龙鲤已经尸骨不存。

    他佩服龙鲤的父子情深,但这不足以让他放过龙鲤。

    各为其政,无关对错,身份令他们天生对立。

    “轰”

    闷雷炸响。

    与此同时,龙鲤再一次跃出水面。

    只是,这一次。

    龙鲤是从陈阳的正下方跃出。

    陈阳皱眉,以为龙鲤渡劫脑子导致不好使。

    刚要退开,却在此时,一道粗壮雷电,直直砸下。

    陈阳瞳孔一缩,怒火猛地窜起。

    这畜生,想坑杀他!

    在众人注视下,那宛如擎天柱一般粗壮的雷电,砸中了陈阳的身体。

    海水被冲击出一个巨大漩涡,巨浪盖住他们的视线,看不清那里的情况。

    “死,我要杀死你们!”

    龙鲤内心怒吼,身体的剧痛已经麻痹。

    渡劫的每一秒,都在折磨他。

    但他身体里,不断有着一股股温热的能量涌出,遍布全身。

    他知道,那是父亲化作的能量。

    这让他在渡劫时,可以以更轻松的姿态抵御龙鲤化龙时所产生的巨变。

    就是第一道天雷,他也能平安无事的接下来,而不至于对他造成影响。

    “轰!”

    又是一道雷电砸了下来。

    依旧砸在陈阳身上。

    巨浪一波盖过一波,当浪花平静,众人看见,那条龙鲤,身形姿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接近二十米的身躯,不在是鱼类的形状。

    而是变成了一条长约十五米,形似巨蛇的生物。

    他头部开始隆起,并快速化作两只鹿角。

    颈部生出细密鳞片,呈青色。

    两眼如灵龟,四爪似虎掌,掌下有鹰爪……

    龙!

    众人屏住呼吸。

    好似感受到了那股若有若无的龙威。

    与白青山渡劫完全不同。

    化龙之后,龙鲤的身体完整,精气神达到巅峰。

    没有任何虚弱的表现。

    他眼波流转,细细感受这具全新身躯。

    然后看向陈阳。

    当他看见,被雷蛇缠绕,依旧毫发无损的陈阳时,巨大的瞳孔,忍不住缩了缩。

    然后,龙鲤没有一点的犹豫,跃入海水中,在海面划过一道白色浪迹,眨眼消失于众人视线之中。

    “追!”

    众人反应过来,纷纷追上去。

    吴中仙没急着追。

    他看着被雷蛇包裹的陈阳。

    陈阳此刻正在对抗砸向他的两道天雷。

    身体表面是由圣人之光所形成的光罩。

    体内的信仰,正在快速的消耗着。

    另外,他还将白青山保护在内。

    否则刚刚那两道天雷,他不至于受到影响,但白青山肯定会被波及。

    “陈玄阳,你的秘法,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吗?”

    吴中仙行来,看着沐浴在雷电中的陈阳,一笑,而后戾色一闪,猛地抬手抽向他的脸。

    “啪!”

    手掌没有碰到陈阳,尚有几寸距离时,打在空气上,被弹了开。

    他愣了下,旋即重重一哼,说道:“秘法不错,不过等你脱困,那龙鲤,可就没你的份了!”

    陈阳冷冷盯着他,没有说话。

    吴中仙移开目光,看向白青山,舔了舔嘴角,就要去将白青山抓住。

    手掌快要碰到白青山,依旧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弹开。

    吴中仙心中气愤。

    一个被雷电困住,一个半死不活。

    自己竟然都拿他们没办法?

    这让他感到很耻辱。

    “我看你能扛多久!”

    吴中仙扬手丢出一张符篆,捏着手诀,高声道:“雷来!”

    “轰!”

    一道天雷,直接劈在陈阳身上。

    他的身体,再度下沉几分。

    不过他表面,还是看不出丝毫凌乱。

    吴中仙连续抛出三道引雷符,三道天雷砸下,除了让陈阳的身体下沉几分,并没有取得哪怕一丁点的作用。

    他继续取出火符,灵兽符……

    足足十分钟,面前的陈阳,还是那个陈阳。

    而他,却有些气喘。

    “行,你命硬!”

    吴中仙用力吐了两口浊气,铁青着脸,很不甘心的走了。

    陈阳朝着他背影看了两秒,徐徐吐出一口气。

    吴中仙师承龙虎山正一观,修的是天师府的雷法,就算是用引雷符,也远比一般人引来的雷,更具有破坏力。

    不过这种程度的雷法,对陈阳没有用。

    他动不了,是因为龙鲤渡劫时引下的两道天雷。

    这两道天雷,真是应了道门那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生生不息”。

    根本就没办法一次性将其击溃。

    只能被动的,去等这天雷衍生的细小雷弧,自行自灭。

    “拿雷劈我?”

    陈阳暗暗磨着牙齿,调整呼吸,耐心的等待,丝毫不焦急。

    化了龙的龙鲤,比多玛群山那条龙还要差一点。

    毕竟人家是直接吞了龙尸和龙珠,这龙鲤,连灾劫都没有彻底渡过。

    三道天雷,他只承了一道。

    不过就算如此,龙鲤也至少是冰肌玉骨的境界。

    他们单人之力,根本别想屠龙。

    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这点实力,就敢放任龙鲤渡劫,谁给他们的胆子?

    ……

    三星山岛。

    楚清歌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身旁的顾海华问:“楚道长,怎么了?”

    “来了。”

    楚清歌头也不回,伸手一招:“过来。”

    还在砍柴的剑,停了下来,向她飞来,老老实实的被她握在手里。

    “我过去看看。”楚清歌道:“让你的弟子不要出去,外面有点危险。”

    话毕。

    楚清歌直接将剑甩入面前大海,三寸玉足踩着浪花,几下便是站在了长剑上,迎着海风一路前行。

    【还有一更,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