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剧院小说>书库>都市青春>都市剑说> 第1110节-伊卡博德专场

第1110节-伊卡博德专场

    都市剑说最新章节

    “真的?”

    周大院长依旧是半信半疑。

    毕竟这小子的业务水平已经是相当功底深厚,让人难以分辨真伪。

    “不就是吃个早饭,至于需要催眠别人吗?”

    李白给出的理由也很充分,他确实很冤枉。

    无缘无故的,恐怕没有人会随随便便催眠别人吧?!

    道理当然是这个道理,即使能够说服周大院长,恐怕也很难说服其他人。

    在午餐的短短两个小时,参会人员中间一阵私底下的疯传,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伊卡博德教授在早餐时遇到的人究竟是谁。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惧虎,华夏新晋的年轻催眠术大师主动向外国同行大师发起挑战,而且还成功得手。

    到了这个时候,李白就算是想解释也没有用了,哪怕他真的很无辜。

    自认为吃了瘪的的伊卡博德·罗伊斯教授反击来的很快。

    在下午的交流会上,他点名让李白作为自己的催眠术展示助手,不容拒绝。

    这是专门为外国特邀嘉宾准备的专场项目,华夏催眠术领域的大师们正等着伊卡博德给他们露一手。

    作为台上嘉宾的邀请对象,李白是没有拒绝的权力,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于是只好一脸懵懂的上了台,周大院长倒是挺愿意代替他上台的,可是人家没有点自己啊!

    齐伟文教授和钟老头等人却十分期待,想要看到这位来自美国的顶尖催眠术大师和华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之间发生的碰撞和较量。

    神马催眠术展示和协助,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暗中比拼的意味,这正是诸位大师和晚辈们喜闻乐观的环节。

    催眠术无国界,但是催眠术大师却是有国籍的,在两国不同文化氛围和哲学观下发展出来的催眠术各有特色,这样的展示更有利于双方之间的交流。

    “这个小伙子是哪里来的?伊卡博德教授好像认识他嘛!”

    台下的观众里面,官府代表之一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那么多内情,疑惑的打量着上了台的李白。

    作为华夏催眠术协会大师堂的秘书长,高维军自然对每一位参会人员的个人资料了若指掌,当即压低了嗓子说道:“霍专员,这位是钱江省周通教授的学生,去年新评定的一级乙等大师,李白,今年才25岁。”

    上午特邀嘉宾伊卡博德教授讲的那个故事里面,暗中催眠他的华夏年轻人正是李白,他从别人那里听了一耳朵。

    霍专员惊讶道:“25岁的大师?很年轻嘛!”

    他原以为李白只是跟着长辈过来见世面,混脸熟的晚辈,却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次交流会的正式邀请参会人员。

    在此之前,大师堂名单里面,最年轻的催眠术大师至少已经有45岁,已经是近年来最年轻的大师。

    但是现在,却有一位更加年轻的大师出现在眼前。

    “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个小李可不简单。”

    华夏催眠术协会大师堂的秘书长平时一直都在关注每一位大师,毕竟到了这个层面,不仅仅是技术水平位于行业顶端,堪比国宝,若是脱离了视线,指不定哪天会变成行走的核武器。

    去年已经收到一份报告,有外国的催眠术高手入境作案,好在第一时间被制止了,险些酿成大祸。

    这份报告里面,就涉及到被特邀嘉宾伊卡博德教授点名上台协助的李白。

    “哦!这倒是挺有意思!”

    官府代表之一,霍专员听的不明觉厉。

    他当然不能理解,那些顶尖的催眠术大师若是发起疯,简直就是一个个行走的小型核武器。

    不过从事不同职业的大师们当中,就属从事精神卫生领域的催眠术大师最令人放心。

    “待会儿可能会有一场较量,会很精彩。”

    高维军秘书长虽然不会催眠术,但是理论方面却十分精通,隐约能够猜到,特邀嘉宾的协助请求,同时也是一次暗中试探。

    这个伊卡博德·罗伊斯可不会平白的善罢甘休。

    此时此刻,美国催眠术大师正引导李白在台上站好位置并摆好姿势。

    “年轻人,你站在这里,别动,对,双手放在两腿边,不要发出声音,闭上眼睛,就这样,很好。”

    伊卡博德教授的催眠术偏向于表演方向,平时没少参加这样的活动,场上的节奏控制感很好。

    他绕着李白走了两圈,从上衣内侧口袋里摸出一枚巴掌大小的三角铁和一根敲棒,这大概就是催眠术道具,放进衣服口袋的手机正在播放轻快悠扬的纯音乐。

    通过道具媒介,催眠术能够更有效率的施展出来,否则非常考校个人的技术水平。

    既然能够事半功倍,伊卡博德教授也不会自找麻烦,理所当然的是能省则省,更何况已经有了“前车之鉴”,他并不会小觑李白这个年轻的华夏催眠术大师,毕竟盛名之下无虚士。

    华夏在这方面的审核十分严格,一年最多只有两三位有资格登堂入室的新晋大师。

    只是他眼前的这位似乎年轻的有些过份了。

    不过华夏有一句老话,学无先后,达者为先,年轻未必就是水平差。

    “宁神静气,灯光打暗一点,李白,看着我的眼睛。”

    伊卡博德用汉语引导,毕竟催眠对象是华夏人,汉语的暗示效果会更好一些。

    三角铁,语言,音乐,眼神,环境,多管齐下,手法十分老练,可以说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完全对的起李白身上的大师光环。

    “……”

    口中轻颂着意味不明的神秘咒语,伊卡博德教授拎着三角铁,在李白脑袋后面轻轻一敲。

    叮!

    场上的三角铁发出一声清脆悠扬的声音,如同绕梁余音,久久未绝。

    台下诸人不由自主的一阵恍惚,似乎也受到了波及影响。

    “嘶!好,好厉害的催眠术。”

    惯与大师们打交道的华夏催眠术协会大师堂的秘书长高维军倒吸了一口冷气,凭籍着手腕上的一串星月菩提珠,他第一时间恢复了清醒,当即心有余悸的摸了摸那串珠子。

    左手腕上这串包了浆的星月菩提珠串,一共28颗星月菩提子,对应周天二十八宿,并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是几年前一位催眠术大师赠送给他的术器,用科学来解释就是一件暗示依托物,可以帮助他在一定程度上免受催眠术的影响。

    戴在手腕上后,连吃饭洗澡睡觉都片刻不曾离过身,直到养出温润微黄的一层包浆,这件术器才算与他真正合一。大至原理和人养玉,玉养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一直以来,仅仅是装饰物和手玩物的星月菩提珠串终于发挥出了作用,从台上传来的清脆三角铁声音让高维军仅仅失神了两三秒,旋即便清醒过来。

    他看向身旁,霍专员一脸迷茫,痴痴傻傻的目瞪口呆状。

    高秘书长连忙伸出手在对方面前晃了晃,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就知道被催眠了!

    用力推了推,不断轻声呼唤道:“霍专员,霍专员!”

    “嗯?啊!怎么了?”

    被推了好几下,霍专员这才魂魄归位,疑惑的望向高维军。

    高秘书长提醒道:“您刚才被催眠了!”

    “什?什么?我被催眠了?”

    霍专员一脸难以置信。

    “您看雷书ji!”

    高维军指了指霍专员的身边。

    “啊?”

    后者这才发现,自己身边的雷书ji正一脸失魂落魄的呆呆望着台上。

    我去!

    怎么看上去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呢?!

    霍专员只是在心里想,没敢说出来,却不知道高秘书长推醒自己前,他也是这么一副痴傻模样。

    “推推雷书ji,很快就醒了。”

    高维军秘书长提示霍专员。

    因为台下观众并不是台上催眠术的针对目标,只是受到波及,所以稍加以外界的刺激,就能迅速恢复清醒。

    “只需要推一下么?”

    霍专员有些惊疑不定,这种事情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完全没有处理经验。

    高维军鼓励道:“一下不行就两下,多推几下。”

    如果不借助外力的话,雷书ji恐怕一时半会儿都不会醒来。

    “好,好的,雷书ji!雷书ji!”

    都不用高秘书长指点,霍专员无师自动的又推又喊。

    “嗯,啊,啊,怎么了?怎么了?什么情况?”

    雷书ji的反应几乎和霍专员一模一样,如大梦初醒般茫然叫唤起来,左右看看,疑惑的看着还多推了自己几下的霍专员。

    “雷书ji,你被催眠了。”

    霍专员却是感同身受,自己方才恐怕和雷书ji一般无二。

    从未接触过催眠术效果的雷书ji指了指自己,难以置信地说道:“我?被催眠了?”

    知道催眠术的人多了,但是亲身体验过催眠术的人却寥寥无几,这种感觉对雷书ji和霍专员来说,是相当奇异的体验。

    台上,伊卡博德·罗伊斯眼中闪烁着诡异的淡绿色幽光。

    在美国,催眠术圈子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作“妖瞳”,这才是伊卡博德的真正厉害之处。

    他在口中不断轻声呢喃,或英语,或汉语。

    “放轻松,放轻松,这里很安全,就像置身于太空,你会飘浮起来,脚底离地……”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