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剧院小说>书库>耽美同人>大宋天龙> 第六十三章 奈何薄命

第六十三章 奈何薄命

    大宋天龙最新章节

    第六十三章奈何薄命

    李沧海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微笑,头向下垂去。

    无涯子也是面露微笑,把手上的宝石指环脱下,递给一旁愣神的庞莫云,“你就是庞莫云吧,沧海说你很好,好孩子,你还没有正式拜师吧,给我磕九个头吧!”目光中尽是祈求哀怜的神气。

    庞莫云知道这指环是逍遥派传承之物,见他神色哀哀便也不推辞,接过指环,跪倒在地,老老实实地磕了九个头。

    无涯子见他神色恭谨的磕了九个头,不由大喜道:“很好,很好…,你即叫沧海师傅,也是我的第三个弟子,见到苏星河,你……你就叫他大师哥罢。”越说声音越轻,过了一会,才突然又大声说道:“如果有机会,帮我和你的两位师叔伯说声:今生我无涯子愧对她姐妹二人!”

    庞莫云心中明白他指的是李秋水和巫行云。但见无涯子双手抱住李沧海,向那大青石下一挥袖袍,两人便投入木屋之中,不消片刻,三间木屋没入地面,然后沙土,砾石便从两旁堆了过来,想来是之前早就设好的机关。

    庞莫云和李沧海相处虽不过十几天,更和无涯子相处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但他即转世重生至天龙世界以来,便时常在心中惦记那无量山涯下之物,见了李沧海的玉像后更是在心中认做了神仙姐姐,隐隐之间,更从心中佩服敬重那无涯子的博学多才,直在梦中都在勾画与其见面的情形,时常yy着他把内功像传给虚竹那样传给自已,这时突然间两人都就此西去,临了前都用那哀大于死的眼神向自已凝望,庞莫云便生出似乎这两人对自己比什么都更为重要的感觉,忽然间悲从中来,不禁望着原来那三间木屋所在之地空洞洞的发起呆来。

    庞莫云恍恍惚惚之中,心中又突然没来由的沮丧无比,本来想着自已来到这方世界后,会把所有不如意之事改之,即便没有那么大能力,也不至于更糟,总幻想着那几个关键人物的大圆满结局,没想到被自已这个小蝴蝶引起旋风首先煽动的竟是自已很在乎的神仙姐姐,本来以为即然遇到了神仙姐姐李沧海,那么无涯子的命运或可转变,没想到两人都突然间逢此厄运,先不说神仙姐姐该不该有此一劫,无涯子竟比原本还要早死三年。庞莫云一时之间荤荤噩噩竟恨起老天来,既让吾来,为何还要行此绝事?过了一会他才转而又向木屋拜了几拜,卿本才子佳人,奈何薄命?

    司空玉见他半晌不语,不知其又在想些什么,也不好打扰,便和公孙小怡把林朝英唤醒,一顿软言软语相慰。林朝英年纪虽小,但胸中自有沟壑,逢此大变,竟然像突地之间长大许多,也不吵闹,只无声地滴下眼泪,向着原来木屋之处缓缓磕了几个头。这时苏星河也带领才清醒过来的函谷八友前来跪拜。望着原来木屋所在的空场,忍不住悲从中来,跪下磕了几个头,泣道:“师父,师父,你终于舍弟子而去了!”苏星河这厢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回,才突然向庞莫云跪倒,磕下头去,说道:“逍遥派不肖弟子苏星河,拜见本派新任掌门。”

    庞莫云回过神来,与众人相见,也不推让,便当起了逍遥派掌门。苏星河拜过新任掌门,又向门下八个弟子交待完毕,只觉生再无可恋,师父既殆,只余伤心绝望和自已,活着也无甚意思,便又向着原来木屋所在空场跪下说道:“师父,小徒不肖,决意随您而去了。”说着跃起身来,头下脚上,从半空俯冲下来,将天灵盖往那块大青石撞去。

    庞莫云惊道:“使不得!”将他一把抱住。庞莫云此刻武功之高,已然登峰造极,一把抱住之后,苏星河登时动弹不得。

    苏星河道:“掌门师弟为何不许我自尽?”庞莫云道:“死者死矣,师兄你又为何要自尽?”苏星河道:“你放开我,我是决计不想活了。”庞莫云道:“我不放。”苏星河道:“难道你一辈子捉住我不放?”庞莫云心想这个话倒也不错,便将他身子倒了转来,头上脚下的放好,说道:“好,放便放你,只问你一句你却还是与不是逍遥派弟子?”

    苏星河此生最大的得意之处便是身为逍遥派弟子,是无涯子的首徒,当下快速说道:“自然是!”庞莫云道,“既是逍遥弟子,便该当遵从掌门人的号令。本掌门不许你再自尽!逍遥派正值用人之即,你就不想亲眼看见逍遥派名扬天下!”

    苏星河想起先师遗愿中便有光大逍遥派之心,自已这番虽没死成,也算是历过生死之门,他这也是一把年纪之人,随即就想得开去,便也不再一心求死。

    庞莫云又在谷内整顿数日,给无涯子和神仙姐姐立了碑文,心中记挂着所图萧远山一事,便暗自琢磨,还是先去少林找无名神僧吧,应做的事,还是要做的,便是宿命所归,也要争上一争!记得我们伟大的领袖曾经说过“人定胜天!”哈吗的b的,我就不信了,还玩不转转你个《天龙八部》这方小世界!

    当下决定先上少林寺拜山,然后再去缥缈峰,最后再去西夏。苏星河本想在雷鼓山结庐而居,了此残年,并能时常为师父师叔扫墓,但庞莫云心中所图之事有要用他之时,便再次以掌门之威令他跟随,同时对他描绘了一下自已对逍遥派未来发展的蓝图,一下子便把苏星河的心神吸引的活泼起来,要知道他自师父无涯子陨落之时,一颗心便同其一起死了,后来经庞莫云引导,才把心思放在光大逍遥派之上,此时见新任掌门有此雄心壮志,不由得把全部心思全都用在了如何让逍遥派名扬天下上面。

    苏星河门下的这八个弟子,各行各类都是极为出类拔萃之人,苏星河更是奇门遁甲,五行八卦的宗师,这些人这么多年来一直隐忍不发,都是因为丁春秋老贼的迫害,这一回经掌门人金言许诺归宗认流,不再是无门无派的孤魂野鬼,一个一个都不禁意气风发,虽然手下哑仆尽皆身死,但逍遥派也不缺金银,所以排场依旧做得十足,到了山下雇了许多马车,杂役,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往洛阳少室山行去。

    这一日,众人行至中午才看到一间官道上的小酒店,庞莫云多日不曾饮酒,早就淡出鸟来,此时远远望去那风中飘展的杏花小旗,顿觉口中有些干渴,便对了身边的苏星河道“嗯,我们去喝上几杯!”

    苏星河左手伸出一招,骑马在侧待候的吴领军与薛慕华立即策马上前,听苏星河吩咐完了,便一齐扬鞭,快马向前驰去。

    酒店十分简陋,只像个大一些的亭子,四周用木栅栏围了,成一个简便的院落,院内摆着五六张桌子,只有七八个客人。其中一桌,只有二个男子,衣着甚是光鲜,手边各自放着兵器,一看便是江湖中人。其中年纪较大的中年汉子,早注意到远远行来这一群人好大的排场,心道,看其架势非官非宦,却是四辆大马车顺道排开,前后总有仆役侍候,也不知是什么样的人家能有如此大的阵仗。他本来好奇心便甚重,这时见到这一行人,既似江湖中人,又似一方富贾,不禁就有十分的好奇,便隔着极远就开始盯着看个不停。

    这中年汉子大约四十余岁,太阳穴鼓起,显是有不错的内功修为,目力极佳。看了几眼,动容道:“竟是薛神医到了!只是旁边那人却是谁来?那大车之上又是什么人,竟能使动薛神医这样的奇人?”

    他旁边年纪稍小一点的年青人听中年人说得如此玄乎,不禁吐了吐舌头,但也有些许怀疑之色,“二叔,你莫哄我玩,那真是薛神医吗?”

    中年人道:“嘘,小声点,你没见那薛神医的胡子吗,一半白一半黑,别人绝对没有这样的胡子。”

    吴领军与薛慕华翻身下马,走进店来,小二立即上来招呼:“客官请坐,来点什么?”

    吴领军未入逍遥派之前曾做过领军将军之职,气质中自有一股铁血作风,人长得却儒雅得很,真像个书生,进店里一看,虽然店小且简陋,但胜在干净,便吩咐小二摆两张大桌,又点了酒菜,然后把随身带的座垫一一铺好才出院外束立相迎。

    看得先前那个中年男子眼珠子都要冒了出来,他自出道以来,阎王敌薛神医大名,何其响也,如雷之贯耳也不差分毫,这时见其与另一个显然也是武林高手的书生一起做些个下人活计,偏偏做的甘之若怡,面目上好似得意非凡,极为自豪的样子,真是奇怪也哉!不禁怀疑起自已的判断来,这真是那个江湖上人称阎王敌的薛神医吗?

    不一会,庞莫云等人已是到了店中,店中那七八个人便都闻到一阵淡淡的花香,熏人清醉,却让众人顿觉头脑清爽,只觉连正在吃食的酒菜都突然间好吃了不少。

    庞莫云等人按位序坐好,酒菜便即上来,庞莫云多日不曾饮酒,馋虫早就上来,也不和在座众人客气,用手拍开酒坛,刚要痛饮,便见李傀儡突地扮起诗酒风流的李太白来,醉态可掬地唱道:“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庞莫云前世之时并不爱看戏文,但这李傀儡一生沉迷扮演戏文,无论演饰何人,均能做到唯肖唯妙,庞莫云闲暇之时听过他的几段戏,也觉得很好,便还教他唱了几首前世的流行歌曲,让李傀儡顿时大为拜服,更从心眼里觉得自已的掌门师叔果然历害,所创曲目,另具一格,让人耳目一新,不愧为逍遥派之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