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剧院小说>书库>言情女生>听闻娘子要劈腿> 第一百二十九章:对战

第一百二十九章:对战

    听闻娘子要劈腿最新章节

    此时,城内响起擂鼓,附有节奏的击打声热血沸腾。

    “直娘贼!直娘贼!”

    三十万大军同时嘶喊,营造出的气势如六十万之多。

    “不识好歹!”

    风羽国将领不屑的“tui”了一声,就有无数弓箭手举起了手中的弓,对准无心等人。

    “咻咻咻”

    箭雨倾泻而下,眼看就要落进城来,此时北辰清嘴里轻声念着咒语,空中忽然起了大风,原本顺势而下的箭雨忽然就转了方向,一部分向敌军袭去。

    原本还有些没有底的新兵,顿时士气大涨,欢呼的举着手里的长矛。

    “神医万岁!”

    敌军将领一惊,没想到对方还有神人相助,但他却丝毫不慌张,连着要挨箭的弓箭手们也看不出一点躲闪的模样。

    果不其然,在箭雨越来越近的时候,一片黑雾窜出,当箭雨触碰到那黑雾时,顿时化作了粉末。

    “圣女福泽,唔军不败!!”

    无心站在城墙之上,诧异的看着六十万大军忽然让出一条过道。

    一辆很不显眼的马车渐渐靠近,直到在将领身边时才停下。

    而让她想不到的是,自那马车里出来的,身着一袭黑纱的女人,竟然是李婉!

    而她的身后,还跟着一团被黑雾包裹的人,看不出性别,浑身透明,如鬼魅一般。

    李婉此时也看见了她,老熟人总要慰问一下。

    “好久不见,没想到我们再次见面,会以这种方式。”

    “我也没想到,原来你竟然还是圣女!”

    无心终于想通了一些事情,为何那些神秘人会跟在李婉身边,百里露死后,李婉为何连收尸都不肯出来,原来,是根本就已经金蝉脱壳,离开了乾安国!

    “哈哈,这圣女的位置,也多亏了你一手促成啊。”

    什么意思!

    北辰清走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传递力量给她。

    在外人看来,二人并没有说话,但北辰清已经通过神识,把自己所了解的东西传递给了她。

    “我刚才看了一下,她的体质属阴,又是阴年阴月生,她身上的阴气是最好的魔族祭品,也许这就是魔族找上她的原因。”

    无心疑惑,什么是魔族祭品,这个世界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曾经不信鬼神的她,如今却不得不信。

    北辰清听到她心里的疑惑,时间仿佛在快速倒退,他的记忆里出现一张脸,满是疑惑的拉着他的手臂。

    “师傅师傅,圣女是什么祭品啊?吃的吗?”

    微愣过后,李婉的声音传来,带着冲天的怨气,声音也嘶哑了起来。

    “若不是你,我岂会怀恨,魔功大涨!怨恨,便是我成为圣女的力量!哈哈哈!”

    李婉并不知圣女真正的用途,此时她已经看到了称霸天下的景象,张开双手迎接着六十万兵马的跪拜。

    她忽然触摸着那浑身是黑雾的鬼魅,描绘着他的外形,温柔的语气,让人忍不住惊起一身鸡皮疙瘩。

    “露儿,冤有头债有主,你死后,怨气不散,今日,仇人就在眼前,去吧。”

    百里露!那团黑雾竟然是百里露!

    无心此时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不该出现的人,接连出现,且是她一手造成,当日行为,全做了他人嫁衣。

    此时已经化成鬼魅的百里露,双脚慢慢脱离地面,一直上升到与她同等高的半空中,发出一阵奇怪的鸣叫,顿时就向她撕咬过来。

    “躲为师身后!”

    北辰清心中没底,顺着肩膀就把她拉到了身后,以凡人之躯来迎接百里露的攻击。

    那日千氏山庄大火之中,他将她护住时,与北辰清达成了一个交易。

    他送他的灵魂去避世山修炼,而他将分出的一缕神识种入他的里,代替他留在神医谷。

    但这一缕神识十分脆弱,只能使用些低级术法。

    “师傅。”无心下意识喊道,拉住他的袖子,露出害怕的神情。

    两人都是一僵,熟悉的动作,熟悉的语气,仿佛做过千万回,已经印刻在灵魂深处。

    此时,百里露已经来到两人面前,而此时无心才看清,她身上的并不是黑色的雾气,而是一团团燃烧着的黑火,滚烫的温度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

    这时一个小兵鼓起勇气挥刀砍向百里露,但刀刃却穿过了她的身体,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刀片化作了一团铁水。

    “鬼!鬼啊!”

    小兵害怕的丢下武器,叫破喉咙向一边躲去。

    感情大哥你刚才还不信别人是只鬼,还要来砍一刀鉴别一下真伪?

    这妖法还得用仙法来制服。

    只见北辰清右手一握,一把长刀就像他飞去,准确无误是被他捏在了手里。

    手指在上面一抹,以血祭刀,一道太极八卦的图案出现在刀面。

    整把刀像是活了过来,发鸣叫声。

    此时,敌军也发起了进攻,云梯搭在了城墙上面,在弓箭手的掩护下,一队队的往上面爬。

    而育城三十万军队也未闲着,纷纷抬着热水,有秩序的上下城楼。

    持有盾牌的士兵高举手上的护盾掩护着众人,每当一队敌军攀爬上来,滚烫的热水就从头浇下,瞬间整个人都烫得哀嚎,从云梯上面掉落。

    育城的弓箭手虽然不多,但胜在可以本地取材,木匠纷纷将城里的枫树砍到,做成一捆又一捆的木箭给弓箭手们补给。

    与敌军有限的数量相比,育城险胜一分。

    滚石从城楼飞过,落在敌军的云梯车上,砸出窟窿,也有人被砸得热血飞腾,让敌军不敢轻易再攻。

    北辰清手中的剑被镀上了一层白光,他执剑指向百里露,而百里露凶狠的伸出双手,准备像刚才那般把刀融化。

    哪知,这次她不但没有融化掉刀刃,还有些招架不住那股力量。

    北辰清嘴里念着咒术,白光乍现,他手腕翻转,瞬间就穿透百里露的手臂。

    百里露捂着手臂哀嚎。

    无心在背后,只感觉她那两双根本看不见的眼睛,此时怨气冲天,要把她吞掉。

    这里既然有北辰清,那么她还是不要给他拖后腿了,以免到时候北辰清还要想办法护着她。

    她慢慢的离开,加入了慌张的护城大队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