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剧院小说>书库>历史军事>清末1909>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回应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回应

    清末1909最新章节

    (六一可能要上架,公众章节140+也算少见了,到时候一定会爆发,求大家首订,明天只需一毛钱,圆滑沥沥多年来的一个梦想,拜谢,拜谢,再拜谢!)

    =====================================================================

    军机大臣世续,载泽,戴鸿慈,鹿传霖。大学士王文韶,昆冈,孙家鼐,还有皇族要员肃王善耆,贝子溥伦,以及各部尚书,预参政务大臣等,参加会议的大臣包括了各个领域,几乎涵盖了最高权力圈里的所有人,虽然这些人当中少了领班军机奕-劻的身影,但既然有别人来了,自然会有人代表他的态度。

    满朝文武齐聚一堂,再结合当下的状况,会议的主题不言而喻,就是为了解决眼下京城中如火如荼的请愿运动,他们中有不少人,像鹿传霖,载泽,戴鸿慈,盛宣怀等等都接到了请愿团的代为上奏的请求,对这次的运动的具体情况就了解更甚了。

    这些官员一碰头就开始议论纷纷,请愿团的声势这么大,又遍及大江南北,这种以施压政府为目的大规模的群众性活动几乎前所未有,也只有在这个极特殊的时代才有可能发生,所以,载沣还没有到场,这里就响成了一团。

    叶开自然在列,作为最高统治者提拔的政务大臣,他虽然算破格加入了这种高级别会议,但没有人会轻视他的地位。手握兵权,叶开的分量不容小觑,这种有军方背景到了哪个年代都是各方忌惮和拉拢的人,不过,到场的二十分钟内叶开只是偶尔交谈,大部分时间都保持沉默,耐心的用眼睛和耳朵去探查着这次会议的风向。

    在来之前,载泽,戴鸿慈,盛宣怀和叶开这四个人的小集团就进行了一次讨论,针对这次请愿风波,他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速开国会”的请求不切实际,朝廷仍然应该按照既定的过渡路线执行下去,也就是说他们对于请愿团的呼声采取了回绝态度。

    这一点,这和叶开观察到的会议主基调刚好吻合。

    “摄政王到!”

    太监高声报出,载沣终于来了,他落座之后,这次会议也正式开始。

    “诸位亲王,贝子,大臣,现在京城里的状况都看到了吧,请愿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各地督抚也联名致电,这件事究竟改怎么处理,你们都张口议一议。”

    载沣中规中矩的说道,目光扫了一圈,这些人当中没有奕-劻的身影,这种场面还真是不多见啊。

    “臣觉得民意不可违,既然请愿声势如此张发,人数也达上万人之多,那倘若朝廷不予理睬,言辞惩拒,民众悻悻而归,届时怨声沸腾,乱党也会趁机而起,对我大清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以老臣的看法,既然国会要开,那不如现在就开,早一天开,民间呼声就消停一些,也好让那些革命党无话可说,国家自然稳如泰山。”

    大学士王文韶抢声道,他的观点态度明显偏向了请愿团一边,不过他依旧是站在朝廷的立场说话,在他看来这次请愿风波不亚于一次,一旦处置不好,必然会横生出意想不到的灾祸,大清这艘破船已经饱经风雨勉强维持了几十年,好不容易挺过了来自外部的威胁,这时候内部再不能有什么破洞,王文韶从这件事中看到了隐藏的危机。

    他一发言,底下就有人就不同意了,翰林元老孙家鼐出来说话。

    “老臣以为万万不可,常言道欲速则不达,宪法大纲已经颁布,九年立宪也已经公布天下,循序渐进,立宪自可达成,倘若现在朝令夕改,那朝廷威严何在?法度何在?信义何在?试想各省咨议局请愿,今日要速开国会,明日要责任内阁,那后天说不定就要大臣们通通下台,万事都由着他们,还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

    “国会一定会开,宪政一定会有,但凡事都有个轻重缓急,九年立宪,所办大事共九十二项,如创办乡间学堂,普及国民识字,哪一项不比开国会重要,小民之心,何其狭也,他们自然看不到这些。”

    王文韶的态度首先亮了出来,有不少人附和,但更多的人站在了孙家鼐一边,虽然立宪早就成为共识,政府的决心也是真真切切,但在他们开来,办事总要有个过渡期,爬都不会就要走路,岂不笑话,另一方面,这些旧大臣本质上属于官僚立宪派,于民间立宪派处境不同,利益格局也截然不同,民间立宪派希望靠着速开国会让政局重新洗牌,而这些大臣们却在想着怎么尽可能挽救自己的政治生涯,攒足好政治资本,好在接下来的权力层中占有一席之地,这是身处那个位置每个人都会有的私心。

    于公于私,这国会都是马上开不得。

    明白这一点,也就不难想象此后的讨论结果了,没有此前会议中的针锋相对,大臣最后以平和的方式达成了共识,如同真实历史演绎的那样。

    请愿民众的初衷,鼓励,但请愿提议,婉拒。

    不过,大臣们怎么想不重要,最关键的是载沣怎么从中权衡利弊,最初选择。

    王文韶和孙家鼐的先后发言基本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声音,平心而论,这两种都是解决问题的实际方法,但都有所不足,不过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却戳中了载沣的心坎,那就是政府存在的合法性。

    如果没有最起码的威信,政府根本运行不下去,而改革的主导权也将拱手让人,王朝覆灭,这是载沣最不想看到的。

    “国家幅员辽阔,国民智识不一,贸然开设议院,反致会纷扰不安,这件事还是缓缓吧。”

    没有什么意外,短暂的考虑之后,载沣点头赞同了大臣们的主流意见,而叶开也同一时间见证了他这一决定,丝毫不感到意外。

    一场会议就这样落下了帷幕,统治者意志很快就会变成旨意,公之于众,届时京城还会掀起更大的波浪,载沣想要一劳永逸,没想到却是麻烦缠身。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